当前位置:首页 > 百岁老人 > 百岁老人

百岁老人何家驯只把家务当锻炼

【日期:2018-10-17】 【作者:】 【阅读: 次】

2018年10月13日,是家住合肥市蜀山区琥珀街道琥珀潭社区的何家驯老人100岁生日。

3个月前,何家驯因肠道不适,暂卧床,喝流质,人消瘦。面对稍显肥大的衣物,闲不住的何老立即动手,靠着年轻时练就的一手针线活,把衣物改到合适的款式……

问及她的长寿秘诀,何老思维敏捷,语气铿锵:“我从不锻炼,只把家务当锻炼。”

 1918年10月13日,何家驯出生在肥西二十埠(现合肥市经开区二十埠社区)。

 何家驯的曾祖父曾在清朝立过功名,她的父亲,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并在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所正规陆军军校保定军官学校学习,后被国民党部队授予中将军衔。她母亲则在家务农。

 在老家,何家驯上过3年私塾,就到父亲驻防、另立家庭的湖南长沙学习。

 “我在湖南私立吴氏务本女子职业学校、私立涵德女子职业学校等学校上到初中。”何家驯对90年前的事仍记忆清晰,“我的老师中,就有后来成为哲学家的杨荣国先生。”

 1937年之后,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内地,何家驯就过上了流浪逃亡的生活,“抗战时期,我父亲是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的部下,转战河南、陕西,根本顾不上我。”

 1939年,何家驯和京胡演奏家、京剧导演陈仲铭结婚,并辗转桂林、重庆近12年。

 1949年7月,在湖北宜昌,何家驯的丈夫陈仲铭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47军政治部长江京剧团(广州京剧团的前身),何家驯作为剧团家属随剧团转战湘西剿匪。

  几乎是同时,何家驯的父亲随时任国民党政府湖南绥靖公署主任兼省主席程潜率国民党第一兵团全体官兵在长沙举行起义,长沙和平解放。

  1950年,长江京剧团奔赴中朝边界的丹东集结待命。

  “我们剧团的部分人员没有进入朝鲜,我丈夫很快就转业到了中国戏剧研究所导演科,并于1952年因病去世,留下了两个女儿,我,作为47军留守处的人员,面临何去何从的问题。”百岁的何家驯思路清晰,眼里透出一股刚毅。

  34岁的何家驯决定回到老家合肥,照顾母亲,并被安排在安徽省重工业厅资料管理处工作,“还在1959年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全国技术档案会议”。1961年她退职。  退职后的何家驯,将主要的精力花在了服侍母亲、照料孙子的身上。

  “我们的孩子基本都是老人家带大的。”何家驯的二女婿、今年81岁的武道海说起岳母,打心里钦佩。

  “孩子们都非常孝敬老太太,特别是她的大孙子,从小到高中毕业都生活在老太太身边。”何家驯的二女儿陈幼白接过了话茬,“小孙子也是老太太带到上幼儿园。”

  孙子们每次到家探望何家驯,都会打开冰箱,查看里面有什么食物,还有什么需要添置。

  今年国庆节,何家驯向女儿女婿提出了“想体验一下地铁”的想法,于是,何家驯在武道海、陈幼白夫妇,保姆的陪同下,沿着地铁二号线,边乘坐,边休闲,游览了大蜀山、半边街、四季花海,老太太还用手机,对着花草拍照呢。

  得到消息的孙辈们,立即开车赶往大蜀山,和老太太一同游览,想着能为老太太做些什么,这些孙辈们总是从内心感到高兴。

  90岁以后,何家驯请了保姆,但能生活自理的部分,全都自己解决。

  3个月前,何家驯的肠道出现问题,医生建议喝流质,家人特地为她准备了食物打磨机。

  食物形态的变化,让何家驯的身体不太适应,体重明显下降,人也显得有些消瘦,以前穿的裤子和衣服显得有些大了。

  这不要紧,何家驯凭着打小练就的针线活,自己为自己的衣物进行改装,穿针引线都不在话下,也不觉得老。

  何家驯的大女儿陈修白对母亲“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感到无比敬佩:“我母亲对生活要求得不高,一生粗茶淡饭,生活简朴。”

  说到长寿的秘诀,何家驯自己总结:“我从来不锻炼,动手动脚做家务就是锻炼。做针线活要动手,在报纸上看到好的文章,我就亲自动手,用剪刀剪下,这不也是动手了?” 

  何家驯一生生活简朴,却并非没有追求。

  看书读报,是何家驯一生的、几乎也是唯一的爱好。

 《合肥晚报》《益寿文摘》《安徽老年报》都是何家驯平日里爱读的报刊。

 “母亲最喜欢看中国四大名著,百看不厌。”教师出身的二女婿武道海最懂得岳母的国学功力,“老人家的古文功底、待人接物、勤劳节俭,都对我们这一代和我们的下一代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如今,何家驯早6点晚9点准时起床入睡,每晚还躺在床上记日记,睡不着了,就起来看书,看累了再睡,睡醒了再看……

 “老太太是出生在民国里,成长在战争中,幸福在共和国。”武道海这样总结,“现在国家对老人的相关政策越来越好,你看,作为民生工程的一部分,省民政厅、市政府、街道、社区,每月都有补贴,还有600元的居家养老券,一年600元的高龄补贴,过了100岁还有每月300元,一年3600元的百岁老人津贴。”

 “每到逢年过节,特别是重阳节,街道和社区的领导、工作人员都会到家里来探望。平时,有关老人需要办理的事项,都是社区的工作人员亲自上门服务。我们也是快80的人了,这减轻了我们不少负担。”何家驯的大女儿陈修白补充道,“今天,是母亲的百岁生日,街道和社区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早早就提出了要为老太太过生日的要求,考虑到母亲近期身体欠佳,我们婉言谢绝了,但他们对老人的关心和爱护,我们时刻铭记在心!”

   



上一篇:返回列表 | 下一篇:百岁寿星的幸福生活

版权所有:安徽省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 Copy right 2007 www.ahllb.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合肥市马鞍山路509号省政务大楼11楼 传真:0551-62999994 Email:ahllgz@126.com

合作单位:安徽省银龄信息服务中心 皖ICP备08003347号

二维码

江淮银龄公众号

技术支持:安徽晶奇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服务电话:0551-65350880 65350890